您当前的位置:行业资讯
 
行业资讯
新闻标题: 沧州塑胶跑道原料"黑窝点"关门 大量废料堆积 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25 22:02:12

沧州塑胶跑道原料"黑窝点"关门 大量废料堆积

昨日,河北沧州盐山县于庵村,央视报道中涉及的一家橡胶生产企业院子里堆放着蛇皮口袋、废弃轮胎等物品。新京报记者 李强 摄 21日晚,央视财经频道《经济半小时》栏目曝光了河北沧州、保定很多小作坊企业使用废旧轮胎等工业废料加工成塑胶跑道原料,且建筑公司的负责人自己都认为这些原料“掺在一块能没毒嘛”。 在央视曝光的探访视频中,记者进入位于河北省盐山县望树镇205国道附近一处加工厂,工厂中堆积了大量胶皮管、电缆皮、轮胎等塑料垃圾和废料,并表示,厂中堆积的大部分废料都用来“打黑颗粒”,并提及厂中废料加工而成的颗粒,用胶水等原料混合,用在塑胶跑道的铺设中,“十个里面掺一个”。 昨日,新京报记者探访涉事企业,发现该企业仍有大量废料堆积。盐山县相关部门已成立调查组,正在研究相关监管责任问题。 办公桌有多地物流电话 昨日,新京报记者找到了上述被曝光的废旧轮胎回收企业。该企业位于盐山县望树镇于庵村,记者来访时企业大门紧闭,门前也没有悬挂企业名称。 院子外的空地旁,堆放一片用黑色遮雨布盖住的物品。记者掀开遮布发现,下方堆放着各种废物垃圾,大多数属于汽车废弃橡胶用品,长有50多米,散发着浓重刺鼻味。 该企业整个院子的占地面积至少有500平方米,沿着院内围墙两侧均堆放着大量的废物垃圾,有轮胎、橡胶皮,一袋袋类似棉絮的物品。 在院子最里面,则为该企业的生产车间。几个隔断间里,摆着一些生产机器,还有一些染料桶。 记者看到,其中的一台设备由进料口、刀片和出料口组成。在机器旁还有两只撑开等待接收生产出的黑色颗粒的编织袋,下方还散落着零碎的黑色颗粒,有浓浓的刺鼻味。 央视报道中介绍该机器时称,“扔到槽里面然后弄一点,打碎了。两层筛子,一震动,把颗粒就筛出来了。”“这些垃圾橡胶制品,打成黑颗粒,就成了跑道最底下的那层配色。” 在该企业的办公房区域,记者发现,室外仍挂有晾晒的衣物,房间一进门为办公室,摆放着两张办公桌,里屋则为卧室和厨房,厨房里还有刚刚洗的菜,床铺被褥都没有整理。墙壁上,还能看到写着员工的计件、考勤情况。 在办公桌上,一张驾驶员的驾驶证、身份证复印件上写有不明地点的货物送件数,总数共计32.95吨,时间为2012年7月4日。此外,桌上还有大量的各地专线货物运输司机的联系方式。 “生产周期断断续续” 在记者观察期间,先后有两拨人员前来询问记者身份,显得十分谨慎。 一名50岁左右的男子称,自己是这个厂老板的亲戚,“以为有小偷。” 对于该厂为何没有挂名、生产何物等问题,他称,“下午有关部门来查了。” 于庵村部分村民透露,这家被曝光的工厂,生产周期断断续续,并未对村民的日常生活造成太大影响,“平日里倒没有闻到有什么刺鼻气味”。由于工厂规模较小,工厂依托于本村村民进行生产,“厂里干活的大多是老年村民。” 于庵村一位中年男性村民透露,被曝光的加工厂厂主姓于,是一名中年男子,是本村村民。但是对于这家工厂的生产情况,这位村民表示并不知情。 一位老年男性村民也证实,这家加工厂的老板姓于,今年50岁左右,是本村村民。由于其工厂的规模不大,工厂都是断断续续开工,上一次开工到年前就停了,而最近一次开工从今年春天开始持续到现在。在最近一次开工周期内,他经常看见有成车的塑料原料运进厂内。 这位村民还透露,这家工厂多雇用本村村民作为工人,但厂里的活“脏、有污染”,厂里干活的工人多为本村的中老年男性村民。 恶性竞争致乱象 三无产品进学校 不合理的“低价中标” 在央视视频中,工厂厂主曾透露,不论是什么材料,都存在使用劣质材料“追求利益最大化”的情况,透气性跑道市场在2000年左右的价格是145元每平方米,而现在则降到70元每平方米。 目前,我们国家的塑胶跑道主要依据GB/T14833-2011进行验收。广州大洋元亨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、中国环保协会理事师建华正是此标准主要起草人之一,他告诉记者,“现在这个行业的情况就是‘劣币驱逐良币’,现在‘良币’都快生存不下去了,没市场了。” 他介绍,现在国家生产塑胶跑道有近2000家。“当然,这是市场经济运行的结果。如果这些企业都按照标准生产,运行的很好,那是无可厚非的。但是他们做不好,搞低质量的材料,低价格销售。” 师建华举了个例子:一个透气型的塑胶跑道场地,要达到国家标准,正常价格是在160~180(元/平米)之间。“现在报价60多块钱都有人干。” 这便是诸多业内人士指出的恶性竞争。恶性竞争带来的并不是真正的低价中标。 师建华透露,招标时,工程商和材料商的报价本身就是低于正常价的,而正常报价的企业价格没办法和他们进行竞争。 “以前,招投标会对材料生产商进行考察。比如说他们会考察你的产品、你的业绩、施工能力、施工场地。可是2004年之后,考察的越来越少,现在几乎都不考察了。” 他指出,目前招投标最大的问题是以纸质问卷为主,很少进行实地考察,“企业说自己达到招标要求,可以投标”。 “此外,有的省市甚至采取摇号中标,摇到谁算谁。这种招投标行为并未在材料质量上面严格把关,导致那些真正按标准走的企业难以维持。”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,目前,塑胶跑道行业还没有行业协会。目前的约束主要是国标。“但国标目前还需要完善。” 施工过程随意“无标准” 昨日的央视报道中,央视记者以参观施工现场为名,见到了河北省保定市白沟镇一家塑胶跑道施工队的王队长。王队长的公司主要负责铺设学校使用的透气型塑胶跑道,当天,他和他的施工队正在为白沟的一所学校铺设塑胶跑道。下午2点左右,央视记者混在施工队伍中,进入了学校的施工现场,在学校的操场上,记者见到了此前在塑胶垃圾生产窝点里看到的黑色塑胶颗粒。 王队长介绍,这些黑胶颗粒没有牌子,“基本上就是轮胎,再有一个就是这种橡胶棒,反正就是用的橡胶的这个东西,它就已经投入了废品。” 在现场,这些三无产品,首先顺利进入了学校。随后,工人们在校园的操场上堆放了几个大铁桶,工人告诉记者,这里面就是所谓混合黑色塑胶颗粒使用的胶水。施工开始之后,工人将铁桶打开,很快,刺鼻的味道开始弥漫在校园的空气里。 在现场,工人们混合胶水的比例,很是随意,整个施工过程,似乎没有任何规范的标准。工人们首先将胶水用滚子刷满水泥地面,然后将混合了胶水的黑色塑胶颗粒倒在水泥地面上,按照8毫米的厚度抹平,这时候王队长在现场告诉央视记者,三天之后,他们再把彩色的塑胶颗粒撒上去,这条透气型塑胶跑道就算大功告成了。 新京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专家处了解到,对于监理方的指定,国家没有相关规定。我国目前也还没有专业的体育设施工程监理单位,一般来说,招标方可以自行指定第三方监理。“很容易出现‘监而不理’现象”。 此外,即使独立、专业的第三方监理在验收过程中发现了问题,也十分难解决。“一旦铺好之后,要完全消除问题,一般只能全部铲除。”考虑到学校铺设跑道具有一定周期,重新铺设到使用均影响全体师生,因而,诸多学校也会顾虑铲除带来的不便。 昨日下午,盐山县县委书记薛泽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该县相关部门上午已成立调查组,目前正在研究相关监管责任问题。 新京报记者多方联系沧州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及盐山县多部门,均无回应。

 

 


 
 
版权所有©云南兴科体育设施工程有限公司滇ICP备18002977号-1 电话:0871-68308687